逃婚不成,太傅大人请宠我!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逃婚不成,太傅大人请宠我!》,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赵瑾承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妩月夜。《逃婚不成,太傅大人请宠我!》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番外一 年少懵懂未可知,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05049字。

一、作品介绍

《逃婚不成,太傅大人请宠我!》小说是网络作者妩月夜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赵瑾承。主要讲述了:怎么?他这是什么意思?按照她的理解,往往摸头,要么是表达喜爱之情,要么是安抚情绪但赵瑾承怎么可能会是以上两种情况?他现在是他的主子,他的喜怒哀乐,就是她的喜怒哀乐,更谈不上什么喜爱不喜爱的大老虎是怎么了?摸头摸上瘾了?其实赵瑾承对自己突如其来的举动也十分诧异他思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怎会做这样的举动?可是一看到那丫头水盈盈,清澈透亮的眸子,她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要做些什么这...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二十九章 得救?!

第三十章 毒药

第三十一章 监视

第三十二章 打分

第三十三章 任务

四、作品试读


洛妈妈说的话让倾馥停止挣扎的脚步,她头歪向另一侧,眸子盯着洛妈妈,一脸求知却不知从何问起。

“?”

倾馥原本绝望的脑子此刻写满问号和好奇,洛妈妈这说的是什么虎狼之词?

抓住什么?她小时候在花园里抓过蝴蝶,在池塘边抓过泥鳅,但是抓住男人的什么?她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这....是个什么意思?

洛妈妈原本料想倾馥不会做绿豆糕一类的小吃也属情有可原,毕竟她是那穷乡僻壤的山里出来的,吃惯了粗茶淡饭,这精致糕点不会做也很正常。

但不曾料到,倾馥竟然什么也不会做!

今日,她是准备让倾馥做几道家常菜,结果,这丫头,连饭都蒸不熟!这就让洛妈奇了怪,“馥丫头,你在家中不曾做饭吗?”

“嗯...”倾馥看洛妈妈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己,她抠了抠脑袋,如是说,“洛妈妈,家里穷,每日都是吃一些野菜、番薯一类的填饱肚子。”

原是这样,洛妈妈点点头,心里不免对倾馥起了一些疼惜之情.

她可是听说过的,有些地方山穷水尽,那儿的人哪吃得起米,每天能填饱肚子都算不错。

难怪这丫头面黄肌瘦,定是小时候挨了不少饿,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虽说现在来到二爷府上,整日免不了提心吊胆,但也至少不会挨饿少穿,想到这里,洛妈妈心里又起来一股劲。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这馥丫头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也不知道牢牢抓住二爷,真不知是不是小时候营养没跟上,脑子出问题了!

但是没关系,有她在,她这人一向热心肠,她现在就先教她做饭吧,一个大姑娘又不是什么娇小姐,不会做饭,说出去都怪丢人的!

“馥丫头,虽说二爷有专门的厨子,但你若能亲自为他做几样菜,二爷定会明白你的用心。”洛妈妈将菜板拖出来,又将鲜肉、蔬菜放在案板上。

“你且先学习几道家常小菜,中午给二爷呈上,我记得二爷口味清淡,不喜辣。”

“今日,咱就先炖个鸡汤吧,那库房里还有几根虫草,今儿一并炖著,也好给二爷补补身体。”

倾馥点点头,愿闻其详,其实她不是说对厨艺不感兴趣,而是以前在越国公府根本没有机会接触这块儿。

毕竟自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纤纤玉指可以拨琴弦,可以点新茶,可以折春花,但就是不会沾阳春水!

现在她瞧着洛妈妈将一只扒光了毛的老母鸡在水池里洗净干净后又在案板上将鸡肉剁成块。

转而起火烧水,将鸡肉放进紫玉砂锅里,再放上几片姜和几节大葱,最后洒上一些料酒,关上锅盖,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一旁的倾馥都呆住。

原来美味的鸡汤是这样的!

倾馥看得津津有味,耳边传来洛妈妈那温厚的声音,“馥丫头快擦擦你嘴边的口水,帮我把山药、党参、大枣洗一洗。”

“哦。”倾馥眼睛还是盯着那口冒着热气的锅,手里在案板上胡乱的摸著,“洛妈妈,山药和党参在哪里啊?”

“就在你面前呀,傻丫头,连山药也不认识?”洛妈妈这会儿正忙着看着火候,她心想倾馥原来住的那地儿是有多穷,难道是蛮荒之地吗?

怎么连这些寻常的食物都不认识?

哎,还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不知小时候过得有多苦。

倾馥是认识大枣的,除此之外,洛妈妈说的另外两样她还真的不知道。

见洛妈妈也没时间理她,她只好硬着头皮将眼前的那些蔬菜瓜果每一样挑了一些放在水池里清洗。

当洛妈妈将灶台的火传好后,抬起身子一看,只见倾馥不仅把今天中午需要的食材洗了,连明日要用的食材也一并在清洗中。

又看着她那一脸认真、仔细的样子,洛妈妈心里温热,这个孩子自己还真没看走眼,是一个勤劳懂事的乖孩子。

于是乎,洛妈妈走上前走,将山药和党参拿出来,慈祥地笑着,“馥丫头,这山药是要削皮的,你只是把泥土冲洗干净,等会儿削皮可注意着手。”

倾馥边点头边看着洛妈妈拿起一根外表是土黄色的食物。

原来这个就是山药,她心想,但是洛妈妈让她削皮?又是何意?难道不能直接切了吃吗?

所以,不出所料,第一次削皮的倾馥,非常成功地将自己地手指割了一个大口子。

只听“哎哟”一声,那钻心的刺疼,指尖瞬间冒出一股子鲜血来,让她那小心肝一颤一颤,又疼又怕。

然后,那把削皮的凶器,不出所料,被她扔了个十来米远。

-

这会儿刚过未时一刻钟,还未到用餐之时。

正在书房的赵瑾承只看见倾馥左手无名指上包着白色的布条,端著用青瓷盖子盖著的汤碗恹恹地走了进来。

“二爷,请您尝尝这鸡汤。”倾馥将汤碗轻轻放在书桌上。

若不是那无名指包扎著伤口,赵瑾承看着倾馥那一脸有气无力、气若游丝的样子,还以为她负了重伤,就像马上要断气一般。

将碗盖揭开,一股醇香带着淡淡药草的香味迎面而来,原是做了鸡汤。

赵瑾承瞟了一眼,并未说话,一脸不感兴趣的样子,依旧翻着手下的书。

看来他对这碗香气袭人的鸡汤全无在意,也对倾馥手受伤之事毫不关心,果真是一个漠然、冷傲的主子。

并且除了刚刚倾馥进来时他略微抬了一下眼皮,剩下的时间,倾馥感觉她站在这里连呼吸都有些多余。

不过就算是这样!

因得了洛妈妈的指令,再加上自己受伤,说什么她今天都得让赵瑾承喝上这碗鸡汤,不然自己的血就白流了!手就白痛了!

这碗鸡汤可是靠她的血和泪做的,她不管!

虽然她只是削了一个山药皮,但洛妈妈亲口说,“你端给二爷就说是你做的,可记得我教你的。”

所以,这碗鸡汤,她一定要让赵瑾承喝下去!

小说《逃婚不成,太傅大人请宠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