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

《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由湘斐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萧灵琅所吸引,目前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这本书最新章节第 82 章准许和离,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目前已写207333字,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萧灵琅向北衍,古代言情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小说是网络作者湘斐的倾心力作,主角是萧灵琅。主要讲述了:“左右白习文现在已经出了牢房,高家是如约履行了承诺的”“向世子若是不满意,我倒是还可以搭把手,再把白习文送进牢里”“只是向世子又还有什么筹码可以与萧家谈条件呢?”向北衍找上高长林,提出救白习文的要求后,高长林为了亲妹妹高宝珠,咬牙答应了但高长林也提了要求,不准向北衍再去招惹高宝珠就算高宝珠失贞于向北衍,但高家也绝不可能让高宝珠去给向北衍做妾高家千娇万宠的掌上明珠,缘何要沦为已经败落的文昌...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39章 自掘坟墓

第40章 自跳火坑

第41章 艳福不浅

第42章 西境雪灾

第43章 西境大捷

四、作品试读


向北衍火急火燎地赶往郡主府,却被守门的两个御林军拦在了门外。

“姑爷,郡主有令,必须是您携侯府老小前来,郡主府才会开门相迎,且少来一个都不行。末将只是奉命行事,望姑爷不要为难。”

虽然皇帝派到顺安郡主府的宫人和御林军都是效忠于皇帝本人的。

但是,对于萧灵琅的吩咐,只要不违反皇命,且无损皇家利益,这些人也还是会照做的。

向北衍愤怒又憋屈,在心里问候了萧灵琅的祖宗十八代。

“那你们告诉我,郡主到底苏醒了没有?”气极的向北衍,也懒得在人前假装了了。

按正常逻辑来说,得知萧灵琅昏迷不醒,向北衍应该装出一副非常着急焦虑的模样。

但向北衍自从昨日入宫谢恩之后,因萧灵琅对他的避而不见,就积累了不少的怒火。

加之今日麻烦事接踵而至,忙得他焦头烂额且身心俱疲。

纵使向北衍一贯都是极为爱惜羽毛,特别在意自己的形象与名声,这会儿也是真的累了,演不了了。

先前回话的那个御林军正要回答向北衍,就看到不远处有一辆宫里的马车缓缓行驶而来。

两个御林军对视一眼后,赶忙跑上前迎接。

向北衍见状,拔腿就往郡主府里冲。

那两个跑去迎接马车的御林军纷纷回头看了一眼后,却也没再阻拦。

人家是夫妻俩,床头吵架床尾和。作为外人的两个御林军,他们傻了才会死命阻拦。

倘若萧灵琅要怪罪,他们也有理由脱罪。

向北衍使出吃奶的劲,在郡主府里狂奔不止。

他在大婚前就来过几次郡主府,早已熟悉路线。

郡主府里巡逻的御林军以及路过的宫人们,见到向北衍也都没有阻拦。

反正让向北衍进门的又不是他们,郡主要怪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等向北衍气喘吁吁跑到萧灵琅的房间门口时,却被守门的冬雪告知:“姑爷,郡主还未苏醒。”

“太医吩咐过,在郡主苏醒前,不得打扰,免得刺激到郡主,加重病情。”

眼冒金星的向北衍狠狠地翻了几个白眼。

他也想就此昏厥,好好地睡一觉。

这些糟心的人和糟心的事,他都不想理会了!

冬雪目露怜悯地看着想要破罐子破摔的向北衍。

她早已从影七传回的消息知晓向北衍的遭遇,心中佩服自家郡主的同时,也为向北衍默默地掬了一把同情泪。

所以说,男人千万别得罪女人啊!

冬雪虽不知萧灵琅与向北衍的前世孽缘,可单单昨夜这一桩,也足够冬雪将向北衍视为狗男人了。

成亲第二晚就撇下妻子去与同窗的妹妹幽会,这是正常男人会做的事?

所以,就算不论主仆情谊,冬雪也势必会站在萧灵琅那一边。

“冬雪,宫里来人了,刚绕过垂花门。”一道男声通过传音入密的方式传进了冬雪耳中。

冬雪瞬间回神,她推门进屋,再反锁上门,以防向北衍再次闯门。

“郡主,宫里来人了,您醒还是不醒?还有,姑爷闯进来了,就在门口。”冬雪站在外间与里间相隔的门帘边,向萧灵琅禀告。

正在空间里收果子的萧灵琅随即闪身出了空间,出现在床上。

“不醒。他们要是想进屋,你也别拦着,但不许进里间。”萧灵琅说完就开始装睡。

“是。”冬雪应声后就走了出去。

很快就有一个太监在郡主府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门口。

孙嬷嬷与王嬷嬷以及萧灵琅的另三个陪嫁丫鬟也在其中。

自打萧灵琅回了郡主府,除了吩咐冬雪守门之外,很少传唤她们五个,且多半时候还不准她们进屋。

五人疑惑不解的同时,内心里也隐隐有些发慌。

故而今日宫里来人,她们除了不敢怠慢之外,也想趁机进屋瞧一瞧萧灵琅到底在摆弄什么玄虚,何以突然转变得这般让人捉摸不透?

冬雪见来人是皇后娘娘宫里的总管太监韦公公,立马跪下行礼。

韦公公看向冬雪,问道:“郡主可否已经醒来?”

冬雪低声回答:“回公公的话,郡主还未苏醒。”

“开门,咱家要进去看看郡主。”

“是。”冬雪轻轻地推开门,向韦公公做了个“请”的手势。

韦公公迈步进去,孙嬷嬷等人也随即跟上。

“公公请留步,郡主不喜任何人进她的卧房里间。”冬雪在韦公公准备掀开珠帘前,出言制止。

闻言,韦公公皱了皱眉,却还是收回了手。

外人都知顺安郡主的脸上有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胎记,对外一直戴着面纱示人。

她最怕被人看见真容,也害怕听到别人评价她的相貌。

所以,除非必要,她都不会走出郡主府。

而在郡主府里,为免被看到脸上的胎记,她也时刻注意避开伺候她的人。

韦公公是知道萧灵琅为了不让身边伺候的人看到她的脸,定下了不少规矩,比如任何人在没经过她同意前,都不能随意进入她的卧房。

隔着厚重的珠帘,韦公公隐隐瞧见里间的拔步床上躺着一个人。

虽然无法确定此人就是萧灵琅,但整个郡主府除了萧灵琅和她的奶嬷嬷,其余都是皇帝派来的人。

萧灵琅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地下偷梁换柱而谁都察觉不到。

所以,床上躺着的人,一定就是萧灵琅。

思绪翻转一番后,韦公公收回视线,转身回望跟在他身后的人。

他状似这才看到跟在人群最后面的向北衍,惊呼道:“向世子怎么也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老奴给世子请安。”

韦公公装模作样要给向北衍行礼,向北衍哪里真的敢让韦公公同他行礼啊!

可他被隔在人群之后,出手制止根本来不及,只得一边推开前面的人,一边高声喊道:“韦公公无需多礼……无需多礼!”

韦公公趁势收回了动作,轻咳了一嗓子,继续道:“咱家是奉皇后娘娘之命,前来看望顺安郡主的,还带来了娘娘的懿旨。”

“但顺安郡主仍旧昏迷未醒,好在向世子在此,既然如此,那就请向世子代为接旨吧!”

韦公公从宽大的袖袍里拿出一道绣有金凤的明黄懿旨,大声宣读起来。

懿旨的内容繁复冗长,总结起来就是皇后娘娘对于顺安郡主因为嫁妆被烧而昏厥失智一事表示亲切慰问,并赏赐一批珍宝作为安慰。

躺在里间的拔步床上装睡的萧灵琅听闻自己又多了一批赏赐,高兴地勾了勾唇。

而跪在地上听旨的一众人,除了羡慕嫉妒之外,就是恨自己没有萧灵琅那般会投胎。

至于向北衍,他内心的的情绪就更丰富了。

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他还隐隐有种不安。

皇后娘娘的这道懿旨,表面上是慰问赏赐萧灵琅,却并不仅仅只有这一层意思。

怕是也在向外宣示一个信号,那就是皇家仍然倚重定国公府。

与此同时,大概还有对文昌侯府的警告。

剖析到此处,向北衍的后背开始冒冷汗。

他可能预估错了定国公府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也小看了萧灵琅之于定国公府的作用。

“向世子,接旨吧!”

韦公公宣读完懿旨后,见向北衍还在发愣,只好出言提醒一句。

向北衍慌慌张张接旨谢恩,不复先前闯门时的傲慢。

韦公公深深看了眼向北衍,却也没说什么,他与孙嬷嬷单独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郡主府。

而明显不在状态的向北衍将明黄懿旨交给孙嬷嬷之后,也离开了郡主府。

小说《重生:渣夫休想从我身上薅羊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