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前妻美又飒冷面少帅后悔了小说别名

现代言情《神医前妻美又飒冷面少帅后悔了小说别名》是作者““野生栗子”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温妙龄陆北行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她不同意同学们说的;在她看来,谁要是被沈斯爵看上了,那叫倒霉,绝对没福气!陆南旖看得热闹,对温妙龄说:“叫你来看就对了吧,多有意思~”温妙龄一愣。“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安排的惊喜。”“当然不是!”陆南旖听乐了。她给温妙龄准备的惊喜跟沈斯爵可没有一丁点关系...

免费试读


听着就是有热闹看,陆南旖推着温妙龄去窗边瞧热闹。

不知是哪位同学忽然认出男主角,“那不是沈斯爵沈少爷么?”

“这就是沈家少爷沈斯爵?”

“当然,除了沈少爷以外,谁还能有如此斯文的气质?”

“天!好羡慕啊,不知道哪位同学有福气了,能得到沈家少爷的青睐……”

陆南旖知道沈斯爵。

沈家对军政府很客气,按时“上供”,担起了南城大户的责任和义务,但都是明面上的。

她听父亲和两位哥哥说起过,沈家要是换个正经点的儿子,说不定更有作为。

无奈,事实没有万一,沈家摊上的就是这么个纨绔的人儿。

长得确实挺帅的,但跟她二哥比,差远了。

她不同意同学们说的;

在她看来,谁要是被沈斯爵看上了,那叫倒霉,绝对没福气!

陆南旖看得热闹,对温妙龄说:“叫你来看就对了吧,多有意思~”

温妙龄一愣。

“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安排的惊喜。”

“当然不是!”

陆南旖听乐了。

她给温妙龄准备的惊喜跟沈斯爵可没有一丁点关系。

温妙龄松了口气。

瞧见温妙龄出现在窗边,沈斯爵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女同学们激动的直跺脚,“沈少爷冲这边笑了!”

“他是冲我们这边笑的!”

“是我们!”

几方争执不下。

陈佳妮瞟了一眼温妙龄的方向,不屑的勾了勾唇。

前一晚她回家打听了一下哥哥,确认那位自称是温妙龄男友的人是沈斯爵。

平常百姓人家的女孩儿够不到沈斯爵的高度,把他的追求奉为珍宝,但名媛圈子里提起沈斯爵这号人物,名声则没那么好。

结婚的话,沈家沈斯爵绝对是个有价值的人物,毕竟那是南城三大经济体之一的沈家;

从沈斯爵这层身份上看,陈佳妮都配不上沈斯爵。

至于男女朋友……

也就只有穷苦人家的女孩儿才会认为自己在跟沈斯爵谈恋爱。

知道了沈斯爵的身份,陈佳妮就开始想象着温妙龄被沈斯爵玩烂、玩臭的那一天!

温妙龄还妄想为军政府工作?

她做梦!

沈斯爵跟两边房顶的人打了个“准备”的手势,紧接着,他面对楼上温妙龄的方向,张开双臂,敞开怀抱。

砰!

砰!

两声闷而响亮的礼炮冲上云霄,在空中交汇,左右绽放出白天里看不清楚的烟花;

紧接着,两侧教学楼楼顶的工作人员同时松手,两卷条幅自上而下逐渐滚落,露出里面的字迹来。

有同学认真的读出卷轴上的文字。

上联;

“温柔可爱美丽优秀的温妙龄;”

下联;

“思你念你想你爱你的沈斯爵。”

原来如此!

原来沈少爷大张旗鼓跑到明德医校里求爱的对象,竟然是……温妙龄?!

同学们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有人吃味道,“哎…想想也是,好事儿哪能轮得到咱们啊?”

“好事?被沈少爷看上未必是好事吧?”

“可别酸了你!有本事你也让沈少爷看上你,给你搞这么一出求爱!”

“切~信不信下个月就能听到沈少爷求爱别人的新闻了?”

“真酸!”

吃瓜吃到自己身边了;

陆南旖和其他同学的想法截然不同。

她没时间骂那些酸妙龄的人,而是好奇,“妙龄,你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位花花公子?”

烟花留下的硫磺味道呛人,呛得温妙龄闭了闭眼。

她也想知道,到底怎么招惹了这位花花大少。

她让江淮和宋言去调查了一切沈斯爵追她的动机,但不幸的是,没什么发现。

江淮打趣,“老大,会不会……纯粹因为你魅力大?”

温妙龄让他死开一些,滚远点。

现在,她想把这句话原封不动送给沈斯爵……

校外。

古槐树下停着一辆奥斯汀汽车。

前排副驾上的焉寻稀奇的看着条幅上的两个名字,像自言自语似的,“温妙龄……这名字挺熟悉的。”

唐磊心想,能不熟悉么?

军师外出有段日子了,回来之后听了一下午的会,三句不离温同学,当然熟悉了!

焉寻把前后事情串联起来,回头问陆北行,“少帅,您给大小姐找的家教,该不会就是被沈斯爵求爱的这位吧?”

陆北行横了他一眼,没理他,而是看向了唐磊,没好气道,“公然在公共场所燃放烟花爆竹,提前报备了么?”

唐磊磕磕巴巴的,“没……没有……吧?”

这归城市管理部门监管,他哪知道?

军政府要是事事都管,不得累死?

陆某人勃然大怒,“还不赶紧去把相关人员抓起来问罪!江边刚爆炸一起,现在在城市里放炮,容易引起群众恐慌!”

万事扛不住上纲上线,陆少帅吃醋就吃醋,拿安全说事,显得……怪有理的。

“是是是。”

唐磊赶紧下车去找相关部门抓人去。

小说《神医前妻美又飒冷面少帅后悔了小说别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