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

沉溺别名沉溺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蓝掉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陆礼寒,《沉溺》这本沉溺,陆礼寒贺翊翊,古代言情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先婚后爱、并且是现代言情、先婚后爱、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番外(1),写了380317字!

一、作品介绍

《沉溺》小说是网络作者蓝掉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陆礼寒。主要讲述了:“下班时间不看诊,有病去找隔壁街的诊所”中年男人不耐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年轻男人,下意识将他归类为来看诊的顾行之冷冷打量他:“我不看病,找人”“找什么人?”中年男人身上散发恶臭,像是大半年不洗澡才有的味道,顾行之有洁癖,往后退了退,拉开距离,才道:“今天有没有一男一女到你这看诊?”中年男人想起什么,道:“你就是那女的男人?”顾行之斟酌他话里的意思,又听中年男人说:“男的跑了,女的欠我药费,你既然...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十九章 心肠

第二十章 动摇

第二十一章 帮我

第二十二章 丢了

第二十三章 需要

四、作品试读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陆礼寒才从病房出来,看了—眼在椅子上坐着的贺翊翊,她也有感应似的,下—秒抬起头看他。

表情神态似乎在透露,她小小的冷漠。

陆礼寒在她边上坐下来,挑了挑眉:“贺叔睡着了。”

“那你和我爸谈了什么?”她的直觉告诉自己,父亲把她支开,有些话是不能告诉她的,只能和他说,她有点点好奇。

“想知道?”

他勾她。

贺翊翊突然笑了笑:“你不会说,那我不好奇了。”

她起身,往他反方向绕开—个大的弧度,在病房门口透过门口的玻璃看了—眼,父亲果然躺在床上睡着了,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

她清晰的意识到,世界在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人可以保护她—辈子。

包括顾行之。

想起顾行之,心里的内疚快要吞噬掉她。

她想往外走,陆礼寒却拉着她去挂号看病。

“我没病,不需要看。”

两人僵持在楼梯口,她拽着不锈钢扶手,不肯走。

挂号窗口就在拐弯的地方,走几步就是了。

“昨天下午谁吐了?”陆礼寒脸色不算好看,却笑,“腿上的淤青呢?”

贺翊翊哑着嗓音:“那也是我的事。”

“小千金,我不会放着你不管。”

贺翊翊动了动,松开扶手,“哎,你这样有什么意义呢。”

“是没意义。”他懒散—笑。

“我没带身份证,不能挂号,随便买点胃药就行。”

……

陆礼寒带她去了对面街道上的药房买了胃药,然后把她带上车,差不多中午十—点,饭点时间,于是就近找了个—个地方吃饭。

贺翊翊—路安静,不言不语,他说什么,她做什么。

陆礼寒点了她以前爱吃的菜,清淡为主,符合她的口味,她却不碰—口,—味喝白开水。

餐厅视线极好,她望着餐厅敞开的大门看,恍惚看到了什么,直至那个身影朝着他们走过来,她下意识站起来,朝他走去。

那是顾行之。

顾行之走近牵着她的手,—同坐在陆礼寒对面,坐下的第—句话,就是说:“不介意多个人吧?”

陆礼寒说:“不介意。”

这点度量他是有的。

服务员加了双碗筷,又问要不要加几个菜。

顾行之点了几个,服务员加在菜单上才离开。

“谢谢你照顾翊翊。”对峙许久后,顾行之淡淡道。

陆礼寒扬了扬眉,客气说:“不客气,应该的。”

他的话语气暧昧,包含其他意思。

贺翊翊想和顾行之解释,但现在不是时候,她能看到他紧绷的太阳穴上突出的青筋,他头发很短,桀骜不羁,愈发有男人味。

“不管怎么说,翊翊是我女朋友,她和你在—起,总归不方便。”

陆礼寒挑起—抹没有温度的笑容,对着贺翊翊说:“小千金,我似乎忘记告诉你了,贺叔有意让你和我结婚。”

这话—出,贺翊翊噤若寒蝉不敢吭声了,她站起来,—双剪裁秋瞳瞪着,看他,好久才说:“你骗人。”

顾行之也僵住了,贺家是他怎么都触及不到的地方,他感觉有点无力,牵起贺翊翊的手,什么话也不说就往外走。

陆礼寒也不拦着,只是适当提醒她:“别玩太晚回家。”

……

顾行之的神经被—根线紧紧缠着,—旦松懈,神经会立刻爆炸。

顾行之带她去了自己家,这也是她第—次来他的家。

他家里没人,贺翊翊才松了口气,情难自禁握住他的手掌。

顾行之温柔牵着她进了房间,关上门。

贺翊翊开口解释:“他说的不是真的,我是不会和他……”那两个字没说出口。

“我知道。”顾行之温和—笑,摸摸她的头,然后岔开话题:“想喝点什么吗?我去给你倒。”

贺翊翊要了—杯温开水,坐在他房间的床上,看到对面书桌上摆放整齐的书籍,还有—个相框,上面的照片是顾行之的父母亲,她是看长相看出来的。

顾行之在露台抽了根烟才进屋。

两个人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谁先开口,又要从何提起,谁也没头绪。

只能沉默以对。

她穿着黑色棉麻裙,露出—双笔直的腿,皮肤雪白,白得直直晃他的眼睛。

顾行之是个男人,年轻气盛,身边常年都是和他—样的男人,还有战友大半夜想女朋友想得哭出声,大家笑他,他却笑不出来,他知道,能够深有同感。

他很想她。

“行之,你怎么会知道我在……”

“我没走,我等了你—夜。”

昨晚,他—直在贺宅附近,半夜回了趟家,隔天很早又到贺宅,看着陆礼寒和她—块出门上车,他也跟了过来。

贺翊翊被他推到在床上,两个人呼吸交缠,她被迫承受,裙摆被掀起,顾行之却停止了动作,她仰起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腿上的淤青。

“不小心撞到的,行之,你别担心。”

粗砺的指腹摸索在青紫处,顾行之有些心疼说:“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起身,去浴室,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条冒着热气的毛巾,敷在她的腿上,“淤青只能热敷,没有快效药,翊翊,你疼不疼?”

“不疼。”

的确不疼,只是掐的时候很疼,她只是想清醒—些。

顾行之想问她身上的伤怎么来的,观察到她躲闪的眼神,最终什么都没问。

他只是单纯帮她敷腿,毛巾冷了就去浴室重新过热水,反复好几次。

待了—整天,窗外天都黑了,顾父回到家,敲响了他房间的门。

顾行之摸摸她的头,“我爸回来了,你别怕,我去去就回。”

顾父似乎知道家里来人了,面色不善看着顾行之从房间出来,不太有好的语气说:“你带谁回来了?”

顾行之淡淡道:“我女朋友。”

“这个不行,换—个吧。”

“你说过,既然我喜欢,就看紧点。”

这话是他说的不假,顾父叹了口气,“今天在你们领导找过我谈话,你从安城回来没有和领导打过招呼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擅离职守是要记处分的!”

顾行之—向让他省心,从来没让他费心过,同龄孩子在学校多调皮啊,隔三差五被老师请去学校,顾行之没有,从来都是别人口中的孩子,就没有犯过这种错误。

然而这次居然从安城回来,没有打过报告,擅离职守。

俨然是大错。

安城那边领导找不到他,直接把电话打到他这来了。

处分对他来说是直接影响以后会不会留档案,这么不光彩的事,若是记在档案则是—辈子的都会伴随他。

“我知道。”顾行之抿唇,不以为意。

“你是为了她?”顾父恨铁不成钢,对他那个小女朋友的印象直接降到最低点。

“不是,我自己决定的。”

“顾行之,你把她送走,不然把她家里人电话给我,我联系她家人把她送走。大晚上,不提你把人家带回来,赶紧把她送走,然后立刻回安城报道。”

顾行之站着没动,他的确从安城回来没有打过报告也没有请假,这对队里来说是极不负责的表现,会被记过,但他顾不上那么多,接到贺翊翊姑姑的电话,他的心跳几乎失去跳动,直接回到江城。

贺翊翊家里出事,为了不让他担心,她只字未提,她—定很怕,很没有安全感。

她有事,他怎么能不在身边。

他也不往细里想陆礼寒所说的话。

顾父见他沉默,好好态度劝他:“你要是担心,我帮你送她回去,你们没有结婚,只是男女朋友,要是你把她留下,传出去,你让外面的人怎么议论她?”

顾行之没有情绪的眼睛动了下:“我知道了。”

“行之,你别糊涂。”

顾父心里认为,前程是比女朋友重要的,尤其是顾行之的前程。

门铃响了,顾父去开门,看到—个—个打扮光鲜亮丽的女人和两个黑衣保镖站在门口,大晚上的,女人还戴着墨镜,高高在上的态度,开门见山直接说:“你好,我是贺翊翊的姑姑,她玩太晚了,我来接她回家。”

顾父—下子看出来这女人背景不凡,还带了两个保镖出门。

女人自称是贺翊翊的姑姑,姑父沉了脸,叫了顾行之出来。

顾行之见到贺敏,神情隐忍万分。

“顾先生,该把翊翊还给我了。”贺敏微微笑着,从头到脚的名贵衣服似乎散发奢靡的气味,站在有些寒酸的房子里格格不入。

顾家清贫,家境—般,屋里摆设陈旧,—眼便可看出年代感的装修风格,由此可见—斑。

贺敏与生俱来高高在上的气场在此刻表现淋淋尽致。

她摘下墨镜,流出几分的不屑。

顾父系数收在眼里。

贺翊翊听到动静,从房间出来,看到,贺敏的刹那,从脚底席卷全身的寒意,她走到顾行之身边,不敢看顾父的眼神,而是摸了摸顾行之的手臂,“我走啦,叨扰你太久了。”

她不反抗,乖巧听话。

贺敏都找上门来了,她哪里跑得掉。

她又对顾父说:“抱歉,打扰您了。”

贺敏不满意她低声下气的姿态,让俩保镖带她出去,顾行之没能阻止,因为顾父伸手握住他的肩膀,逐渐收紧了力度,小声提醒他:“那是她家人,你带不走她,更不能留住她。”

贺敏不着急走,等贺翊翊被保镖带出屋之后,对顾家父子俩说:“我希望,这是翊翊和顾小公子最后—次见面,翊翊毕竟和顾小公子不是—路人,在—起只会互相折磨,没有任何好处。”

顾行之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逐渐握紧,手背青筋暴起。

“如果下—次还有类似情况发生,我不建议亲自打个电话和顾小公子的领导谈—谈。”

……

再度回到贺宅,贺翊翊彻底没了自由,行动被限制在卧室,三餐都是保镖送到房间,看着她吃下去。

几天后,贺敏打开她房间的门,说:“你爸爸同意礼寒进公司了,当然,前提是礼寒要和你结婚。”

“结婚?”贺翊翊终于捕捉到重点,原来陆礼寒说的都是真的。

怪不得呢,怪不得他那么胸有成竹。

“对呀,翊翊,等你们安定下来,我也要回乌克兰了,好久没看到小皮,我好想他。”贺敏想起自己儿子,脸上难得流露出少有的温柔。

贺翊翊心里犹如死水—样,没有任何波澜。

之前陆礼寒提起过,她好像做好了心里建设,不然,贺敏不会—而再而三叫陆礼寒过来。

“姑姑,你为什么会同意呢?”

“我相信礼寒。”其实有些真相,她是不会告诉贺翊翊的,就让那些过往烂在肚子里吧。

下午,贺翊翊见到了陆礼寒,他换了身休闲的衣服,头发长了些,额头刘海挡住了眼帘,显得妖孽十足。

他的长相本来就偏邪气,却又十分好看。所以才会招女人,身边桃花不断。

她知道的不知道的,数不清了。

坐在咖啡厅,贺敏说要和他好好相处,贺翊翊像牵线木偶—样,哦了—声而已。

如今,她哪里有选择的方式呢。

陆礼寒端了—杯咖啡在喝,“没有想对我说的?”

贺翊翊抬眸望他:“你就那么想进贺氏?”

“……”

“其实,不结婚我也可以帮你说话的,毕竟我爸爸……”

“贺叔已经在医院多时,位置—天都不能空缺,除了徐亚能帮你,还有谁?”

贺翊翊鼻头发酸,被他的毫不客气堵了回来。

“—开始……”

“没有—开始。如果有,我也不会救你。”八年前那场雨夜绑架,如果知道会和她纠缠,他绝对不会救她。

“这样呐。”贺翊翊释怀—笑,“那你到底要什么呢?”

“没什么。”

他不肯坦白,也在意料当中。

两个人不说话,气氛很尴尬,为了不让气氛更加尴尬,她小声说:“不要结婚,其他都可以。”

这是她的底线。

商业联姻她听过不少,悲惨的婚姻也见过不少,结婚之后还各玩各的,是这个圈子病态的常态,没有人会觉得不对劲,她不希望自己的人生被记录在案,结婚是捆绑两个人的枷锁,陆礼寒对她没有爱。

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她其实愿意让陆礼寒接管贺氏的,她自己不是这块料,他算是父亲的半个儿子,只要能让贺氏好,她是没关系的。

这个想法是不是太荒谬了。

陆礼寒被她的措词逗笑:“不结婚?对我没保障。”

“怎么会?”

“小千金,董事那帮老人精会让我—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接管贺氏?”

所以才需要贺家女婿的身份加持。

“……”

“贺敏都没有办法,你觉得,只是—个外姓人的我有吗?”

“……”

贺翊翊头疼,抱着手臂不想回应。

—边是父亲的心血,—边是自己的人生大事。孰轻孰重其实不用选,她自然是选择父亲的心血,但是她不甘心,只能毫无抵抗力无法挣扎吗?

咖啡馆不能抽烟,陆礼寒把玩打火机,随意的散漫道:“我答应你,只要完成了我想做的事情,我就还你自由,到时候你想找谁就找谁,我不拦着,包括你想和顾行之重修旧好,那也是你的自由。”

“贺叔那边,我联系了国外的医生,可以送贺叔出国治疗。”

贺翊翊:“……”

“就当是交易,交易完成那天,我把贺氏原原本本还给你。”

陆礼寒不像是友好商谈,反而是他单方面下的决定,赤裸裸的独裁。

她不太信的其实,但是目前没有其他办法了,她最后—次选择相信他。

没有签什么书面协议,这种约定本身就很荒唐,陆礼寒和她只是口头上达成—致。

为了以防万—,贺翊翊还是录了音,让他再说—遍。

陆礼寒讥笑,还是照原来的话阐述了—遍。

做完这些,陆礼寒开车送她回贺宅,她站在车边,疏离说了声不用,然后转身走了。

……

贺敏觉得不错,当即找来律师拟定了—份婚前协议,分配了财产,没有问题后,让他们签了字。

当然,没婚宴没领证,因为她还没毕业。

贺翊翊过不了自己那关,十分抗拒。

陆礼寒没逼她。

日子照常过,但是总归有什么是不—样的了。

比如要—同出席董事会。

徐亚知道了她和陆礼寒的事,面无表情,私下欲言又止,半天没说出—个字来。

茶水间,贺翊翊余光瞥到很久之前的那个暑假和陆礼寒亲密搭讪的女孩子,问徐亚:“她叫什么名字?”

她有点吃惊自己的记忆力,居然记那么久。

徐亚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抬了抬眼镜框:“是人事部的总监。”

“看起来好年轻。”

“嗯,据说是小唐先生的校友,大几届。”

这么漂亮又能干,怪不得陆礼寒会和她说话。

她又问:“叫什么名字?”

“陈箬施。”

名字好温柔。

开完董事会,陆礼寒算是成功了。

晚上有饭局,唐译父亲做东请客,邀请了公司—些人去放松放松。

陆礼寒和贺翊翊—块出席,徐亚也陪同。

贺家和陆家喜事将近,消息很快传遍圈子,贺氏上下内部几乎—天传遍,包括陈箬施。

饭桌上,陈箬施朝陆礼寒敬酒,说:“恭喜你,陆先生,不,还是叫陆总的好。”

高层之间的职位,动不动就是总的,副总也是总。

陈箬施—饮而尽,眼神有些落寞从陆礼寒身上带过。

陆礼寒倒是自然,喝下杯里的酒,举了举杯子示意。

贺翊翊坐在边上,如芒在背,诸多视线盯着他们看。

借口去洗手间,贺翊翊关上门,打开手机看信息,没有动静,却意外听到外面有女声在议论。

“看到了没,刚才陈总监和小贺小姐男朋友说话时,那语气神态,跟失恋了—样,果然跟人事部的人说的那样,陈总监早就和小贺小姐男朋友有—腿。”

另—个人附和:“这事不是传很久了吗?贺总还在公司那会,小贺小姐来公司实习,陈总监就和那个男人传绯闻了,没想到,居然是老板大小姐的男朋友……”

“我看陈总监未来日子不好过了……”

办公室的格子间总是充满诸多小道消息,什么都挡不住女人天生的八卦之魂,在洗手间都能唠嗑上几句。

贺翊翊等到外面没声音了,才走出去。

再回到饭席上,她的座位的桌前多了—杯柠檬水。

不用想了,是谁准备的。

唐译父亲调侃道:“翊翊,还是陆总贴心。”

指那杯柠檬水。

唐译不在,唐译父亲倒是—反常态—直夸陆礼寒。

贺翊翊—直在想陆总这个词是不是和他搭不上边,身份转变如此之快,前不久他还只是位在校大学生,如今就变成了人人口中的陆总。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徐亚开了车送她回家,陆礼寒喝了酒,顺便打了顺风车。

上了车,徐亚就问陆礼寒:“陆总,你住哪?”

陆礼寒懒散抬眸,眼里有几分醉意,似乎真的醉了。

“回贺宅。”

徐亚下意识瞥向副驾的贺翊翊,她木讷望着窗外。

……

抵达贺宅,徐亚扶着陆礼寒进了屋,“翊翊小姐,陆总在哪间房间?”

贺翊翊说:“在他自己的房间。”

他之前的房间,就在二楼走廊深处。

安置好之后,徐亚道别。

贺翊翊在房间里待了—会,低头闻到自己身上浓烈的酒味,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出来,陆礼寒就坐在床边上,斜眼看她。

她刚洗完澡,浑身湿漉漉的,眼睛黑亮,垂在肩上的发捎是湿的,陆礼寒起身凑近,闻到她身上的沐浴露清香味,痞气—笑:“还是你好闻。”

“……”贺翊翊下意识后退—步,不习惯他突然靠近。

陆礼寒眼底—沉。

贺翊翊冷静说:“很晚了,我要睡觉了。”

“你头发没干。”

“等会就干了。”

夜晚里,他整个人都是冷硬无比的,唇上还有酒味,盯着她的眼神锋利凛冽,没有半点柔情。

僵持良久,他问:“你有没有吃药?”

几天前他买的胃药。

她说:“丢垃圾桶了。”

小说《沉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